穩當的工作+美麗的妻子+可愛的女兒=全西半球最幸福的夫妻 

就在史丹自認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切全降臨在他身上時,一個玩笑般的考驗,打碎他美夢 

看似衝突的愛與背判,巧妙地融合在幽默的文字裡,一般誠實又溫暖的對話 

帶我們看清楚在愛情最不敢面對也最不完美的部份

 


  作者序 
死亡是一種藝術,我的妻子證明了這一點,如果你都在害怕中度過你的一生,那就不算真正活著。當然,你可以在發現罹患癌症後,抱著好死不如歹活的心情撐到生命最後一刻;但是如果能在有限的人生讓生命發光發熱,那麼就算死去,也感覺沒那麼難以接受了。這是我在親眼看到親人死去後,一個很重要的體會。 
(mei:超越生死的執著,好好珍惜現有的一切活在當下,就無所遺憾了。)

截取書中精華省思

 史丹和卡門

男主角:史丹有孤獨恐懼症的享樂主義者,無法忠於一位伴侶,於是容易到處拈花惹草的。 
(mei:其它討論的人不解?男主角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症狀?怕只是為自己脫罪的藉口 其實在我看來也未必,至少他瞭解自己是這樣的人,這樣的人或許道德規範是不許可的,但是就以男生較重感官而言,身體心理分開來是有可能的,但至少他在心理情感上是依存在卡門上的。) 
女主角:卡門因為太愛他了。對史丹不忠的行為合理化。
(
女生是重感覺的動物 ,一旦感覺習慣安定了.就可以依存在那個男生身上一輩子。) 

        卡門第一次疑似乳癌的症狀沒有及時發現,半年後才發現誤診導致病情更加嚴重。剛開始卡門會很歇司底裡的發情緒,但是史丹依然還是在旁扶持她。
 

為了讓兩夫妻能面對癌症於是相攜去看心理醫生
 
         
        卡門告訴心理醫生自從知道
罹患癌症後,我們的生活從天堂墮入地獄,原本三個人美好的生活突然轟一聲就全部就消失了。 
        當心理醫生說:「史丹一定想我到底做錯什麼要這樣處罰我嗎?」於是史丹掉淚了。命中心懷想她一定覺得我是一個自私又無情的丈夫。 
卡門:「你不需要有罪惡感,史丹,我想你所受的打擊可能比我還大,你很健康,但卻必須整天跟情緒低落的女人在一起。」 
         從得知卡門有了癌症以來,領悟到兩件事,第一,得了癌症的女人會有罪惡感,因為她們會覺得對不起自己的伴侶,第二,女性癌症患者的伴侶,會因為覺得自己很可憐而有罪惡感。 

與心理醫生談話對卡門與史丹當有幫助。
 

            因為乳癌的漫延不得已要割除另一個乳房,卡門可能意識到史丹的鬱悶說「去吧!
趁你現在還能跟朋友一起出遊,之後動手術時我非常須要你在我身邊。」 於是史丹高興的把玫瑰花買下來送給卡門。讓卡門很感動。 
當卡門真得割除另一個乳房後她抬起頭來看著我,我從她眼神看出她很難過。天阿
愛美的人為了保持美麗去挨刀,想活下去的人卻因此變醜。這就是癌症的定律。 

           我坐在院子裡的長板凳上看著天上的燈火,回想著過去一年陪卡門跟癌症奮鬥的日子。 
「你還愛我嗎?」聖誕節卡門送了我禮物後問我「我當然愛你阿!親愛的。」我笑著回答她。 
我說謊。 
     真相是我不能完全確定我是否愛她,雖然她哭的時候我覺得痛,她痛或病的時候,我也會擔心,但真的就是愛嗎?或者我只是同情、可憐她罷了?不,我不會丟下她不管。但這是愛情嗎? 還是同情? 
      我一向做人的宗旨就是….有任何不順心的事,包括工作或感情,如果不能改變對方,哪就只有改變自己。但現在,我卻不快樂,而這並不是改變自己就能解決的。 

史門和卡門、史丹與玫瑰

      我覺得偷吃不算什麼,就像自慰一樣,只不過是多了一個女人罷了!但是有外遇是不一樣的,最起碼做愛的感覺不一樣,不只是純脆跟一個女人做愛,我自圓其說地告訴自己。我只是為了發洩生理慾望而偷吃,其他的女人我到處都找得到,但是她們都得不到我的心。我的外表給人感覺很花心,但內心還是忠實的。我的心裡只有卡門一個人,玫瑰(現在外遇對象)也知道,如果今天不是卡門得到這個病我們兩個也不可能有機會發展下去。

        我跟玫瑰互補的關係非常完美,我從玫瑰得到家裡所沒有的東西,每次見面時她都盡量滿足我的需求,在這段期間她完全明白我要的是什麼,她是我的補給品。 
       外遇就像吸毒一樣,是會讓人上癮的。幾乎星期後我已經無法離開玫瑰了。我沉淪在她給我的感覺裡,我只要一有時間就跟她在一起。因為玫瑰補充我需要的動力。 
(mei: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認為他很不應該違背做丈夫的職責,我覺得那只是社會規範的標準,其實他內心很苦要釋壓…他除了要好好照顧卡門不棄不離外..他也需要好好照顧他自己愛自己,他才有更大的力量去照顧卡門,否則一但他壓力太大了恐怕他連他自己都垮了.這沒有對錯只是要大家都好。)

         卡門發現我最近多數時間都放在工作及出去玩上面,她不是很高興,她只好接受而且也開始像我這麼做。 我們還是生活在一起,但就像兄弟姊妹一樣。我們都知道不能沒有對方,我們盡量不吵架,卡門試著不要讓癌症影響我們的生活或其它事情影響卡門的情緒時,那我就變成罪人了。我非常明白她心裡在想什麼,我也很高興她在這麼難過的時候,還能給我很多自由,讓我有時間出去透透氣,這對她來說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經過一陣子混亂生活後,史丹將要把他內心埋藏很久的秘密向卡門道出……

 「這件事我很久以前就想跟你說了,但一直不敢說出口。」反正也不能回頭了。「嗯,我在外面有女人」卡門:「我早猜到會有這麼一天,我想說出來對你我都好,說吧!」她微笑著。 天阿!她好堅強,而我比起來就軟弱多了。我笑了笑決定用一個簡單的開始。「你一定從來沒試過外遇吧!」「你真的想知道」她問 
她看到我好像沒被她的答案嚇到,又說了一次。 
「我試過外遇,史丹」 
       我看著她,好一會說不出話來。從我第一次跟莎朗發生關係時,就說如果我再犯就要離開我的卡門,竟然一開始就給我這麼勁爆的答案,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卡門:「第一次在夜店碰到一個男子只有接吻,第二次你在曼谷玩四星期我與皮姆溫存。」 

史丹猛然意識到女人的外遇都是為了報復。 

換到史丹坦白經歷過的女人數來也有二十五個,非常多。「好吧!看來我只好接受。」她笑著說,「你這個到處發情的男人,我很高興你今天對我坦白,我知道你一定還有隱瞞,一些沒說出來。」史丹:「我想應該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字了。」沒關係,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史丹。 
「從現在開始,你不可以再對我不忠,至少在我有生之年不行。」 
「好,我保證。」我毫不猶豫地說,臉上掛著能讓她放心的笑容。後來為了履行對卡門的誠諾 

就只好忍痛與玫瑰分開。 

        一個星期後,我們聽到卡門即將不久人世的消息,「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肝了。到了某個時候肝就停止工作,會開始覺得體力越來越差,睡覺的時間變多,最後會昏迷,然後死去,這是很自然的現象。」 
「最起碼我們現在知道,我就快死了。」卡門說 
        我很訝異她這麼說,也感困惑,但我想她話中的含意,之後卡門想要跟去度假到世界各國,我開始覺得有趣,卡門跟我做了所有我們想做的事,例如:看足球賽、旅遊等… 
        在享受的時光中還是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化療的副作用很可怕,卡門大概提早了十五年左右進入更年期。雖然卡門即將不久人世,但最起碼這段最後的日子她會比較好過。 

         
為了讓我的生活好過點,我又跑去找玫瑰,但都是偷閒見面,因為怕違背我對卡門的承諾。
可這樣緊湊的兩者關係也讓玫瑰著實不安,但也沒辦法,我無法去做選擇,所以只能跟玫瑰說一個自私殘酷的事實,這段時間我可能利用她來放鬆自己,因為我知道玫瑰永遠不會丟下我。 

         卡門覺得身體好的日子越來越少,所以她加速進行她的計畫以及願望,例如:送自己一個禮物,以及與朋友在一起。 
         或許太多次的偷吃,以讓卡門對我失去信心,這天卡門點語無倫次罵我都是騙人,我生氣不解,不是這樣,大門打開要跨出門之際,突然想到我太太得癌症快死我不能走…回頭看卡門 她哭…對不起。 

        有了保姆的另外一個好處是,我發現我越來越替卡門驕傲,她活得越來越精彩。 
卡門知道她的生命已經不可能在延長了。所以她善用活著的每一天。我的保姆就不懂生命的意義。她從不再乎。 
mei:人似乎要與死亡接近,才會突然恍然大悟,珍惜生命,雖然我很健康但是我會想如何過好每一天都具意義,還在學習中。

 卡門

      因為卡門的事情與自身的不順,去找諾拉這樣的靈媒,或許下意識覺得她可以解決我的問題吧! 諾拉於是將史丹最近的混亂慢慢點出來………… 
也真如她說混亂當前就是要去警覺自己應該做得事而負責,只要有信心與愛都會化解。
 
        史丹:「我已經外遇一年多了。卡門並不知道,你覺得我應該告訴她嗎?」 
        諾拉:「她知道,她已經知道很久了。如果她問你,你就必須說出事實的真相,但是她不會問你。」還好「她知道你是個這麼樣的人,比你自己還清楚,而且最近她已經領悟了。」 
        諾拉:「其實卡門在生病時,讓你遇到玫瑰是冥冥注定的,是必須發生的。」 
        史丹:「你認為卡門跟我在一起快樂嗎?畢竟我沒對她忠實過,而且我……還算是浪子。」 
        諾拉:「如果不是因為你的生活方式,卡門根本不可能支撐到現在,你不用覺得有罪惡感,她跟你在一起很快樂,你也不用對他的缺點感到羞恥。卡門在這裡的生命已經結束了。但你還沒有。她內心深處其實已經原諒你了。但現在換你要支持她,你必須將所有的東西放在一邊,用你所有的愛來照顧她。」 
          史丹:「我有一個女兒璐娜,她滿三歲。跟我同一天生日。」 
          諾拉:「等你太太去世後,你不會希望有保姆,你會親自照顧你女兒,你會很大改變,就算她不在,你也會得到你太太的支持。相信我,卡門認識你的時間比你知道得還要久。她愛你,非常愛你,你們是永遠的靈魂伴侶。她不需要其它人的支持,只需要你。現在是你回報給你老婆的時候了。回報之前她所為你付出一切。」 
            
          我突然渾身充滿了力量,感謝諾拉和那些不知名的靈光。

 
           我站在卡門身邊感覺自己很渺小。我笑了笑走向洗手間,將她吐出來的排洩物倒掉,把水桶清理乾淨,當我走回房間時她看著我將水桶放回椅子裡。 
          「在我生病的這段時間,你為我做得太多了。」她感動地說,「現在還要幫我清理排泄物…」 
          我害羞地告訴卡門關於諾拉以及她昨天所說的話,當我唸著諾拉給我得那封信時,卡門聽得非常入神,我看得出來她很感動。 
            卡門:「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也很高興你去找她,我覺得你做得很好。我不知道我信什麼,但我覺得諾拉跟你講的不算荒堂。我慢慢覺得我的死並不是偶然,而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我感覺得到我會守護在你們身邊,這種感覺非常強烈。」 
             史丹:「如果你早就知道我是這麼一個不忠的老公,你還會願意嫁給我嗎?」 
            她看著我,用我熟悉的笑容回答。「會,而且毫不猶豫。」  我們握著對方的手,什麼話都沒說,但我們都知道深愛著對方。 

有天我拿起卡門寫給璐娜的日記,打開我做記號的那一頁讀給她聽:
 
           
          我真得是很希望可以留下些什麼,未來讓身邊的人可以拿給你,可以告訴你關於我的事。我在想,不只是因為我現在生病才這麼認為,人生短暫,如果你有想要做的事就要去做,要享受活著的每一天,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你可能會覺得這些聽起來像是陳腔濫調,但我現在一下子沒辦法用其他的方式說明。 
         我曾經去倫敦當過保姆,當時的我常常出去吃飯、上酒館,我還記得當時我有一雙鞋子,已經被我穿到鞋底都磨出洞了,但是我沒錢去補,在當時,如果要我選擇是拿錢去補鞋子,還是跟朋友出去狂歡,我一定選擇後者,我心裡想:我跟朋友出去玩,應該會比有新鞋底卻一個人留在家裡好。 
         之後我開始環遊世界,我聽很多人說她們也曾經有過環遊世界的夢想,但最後都沒實現。璐娜,人生可能會有一百種理由讓你無法完成你想要做的事情,但當你真正想做的時候,一個理由就夠了。如果錯過了,以後一定會後悔,因為所有你作過的事情最後都會讓你學到很多。 

         巴克醫生莫名奇妙看著我們。卡門發現安樂死在目前來說似乎還早了一點,問我是否可以幫她做一張未來幾天的訪客時間表,她希望除了家人和好朋友之外,也能見見她公司的同事,還有中學同學及牧富隆的朋友。我打電話給所有的人,將她的時間排得滿滿的,當她的女同事在樓上房間時,偶爾我會聽到她們大笑的聲音,一個半小時後我去樓上通知她們會客時間結束,我們的明星需要休息。
 
          每天的日子過得都一樣,我們一起在樓上房間吃午餐跟晚餐,吃飽後卡門抱著水桶狂吐,保姆一邊嘮叨一邊做著家事,我則每天抱起卡門幾次,幫她清理大小變跟嘔吐物。 
        現在她的肝看起來應該已經停止運作了,她排出來的糞便是灰色的,尿液則是深綜色,卡門的眼睛黃得跟便利貼一樣,雙眼無神。 
        「沒關係,親愛的………」我輕輕地安慰她,摟著她親吻著她,我可憐的小寶貝。當我將一切清理完畢後,倘在她的身邊,輕輕地摸著她的臉,她很難過。 
          卡門:「史丹,你不可能一直這樣對我,對嗎?總有一天你會受不了的,我很怕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好幾個星期,而且情況只會越來越遭,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想繼續活下去。」 
           史丹:「親愛的,你知道我永遠都會支持你的想法,但這次你必須自己做決定。我很高興我可以照顧你,你也不介意再照顧你幾星期,但是如果你真的不想繼續這樣下去,我也了解。不論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會在你身邊支持你。」 卡門:「太好了,現在我想見的人也都見到了,所有我想做的事也都做了,想說的話也都說了,我已經沒有遺憾了,所以我決定就讓生命停止在………明天。」 
            史丹:「你確定嗎? 」 
            卡門:「我確定。」 
            史丹:「那我去打電話給醫生。」 
           卡門決定明天進行安樂死,所有人都因為她已經決定而鬆了一口氣。而開始佈置卡門的靈堂  
(與會討論的人一致認為台灣該有像西方社會也可以安樂死,只是台灣法律沒有許可,所以往往病痛中死去的人往往是很痛苦的死,並不快樂,其實不要這麼懼怕死,能快樂的了脫生死才是唯一指標,生命不在於長只在於寬,好死莫過於賴活吧!)

          到了傍晚我進房間,史丹:「我寫好我的演講稿了。」「可以唸給我聽嗎?」她雙眼閃閃發亮地問。 「好。」我開始唸著我的稿子,她閉上眼睛專注地聽。
         你寫給璐娜說,你想要告訴大家,要享受每一天的生命,包括你的葬禮,包括他們未來的日子友誼美麗的服裝一些生活中的小東西,以及其它方面的事。享受生命是一門學問,而你已經畢業。 
 我看向卡門,她正在擦眼淚。「你是我的英雄……」她輕聲說。
我跟過去這幾個星期一樣聊天,聊著我們當初這麼會愛上對方,我們喜歡對方的哪些優點 ,我們在對方身上學習到了什麼,我們一起做了些什麼,我們很高興談的是我們,忘了所有爭吵 ,忘了所有問題,忘了癌症,忘了所有跟我做過愛的女人。 

         醫生來到了二樓,手拎著皮箱說:「還這麼年輕就得癌症,真得很少見,你一定運氣不好。」 「也許吧! 」卡門看著我回答。
         我們已經不相信壞運了 ,這是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巧合也不存在,相信有巧合是對生命的不尊重,會發生的始終都會發生,也許有一天我們會知道為什麼,或許一個小時後卡門就會知道了,我覺得我開始有點羨慕她。 
(mei:其實他說的對,當你懂得珍惜生命當下,所有給你的都將是愛,沒有什麼所謂的壞運只是到臨讓你警覺你該珍惜當下你才不會錯失跟後悔…

 

創作者介紹
mei

mei

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